User profile

Simon Tam

Joined on Jun 25, 2019

Send a message
Simon Tam
hasn't posted a campaign yet
香港被送中誓要成G20話題 眾籌《金融時報》及日德法英等各國報章頭版公開信 Hong Kong G20 Open Letter Initiative: Make the Anti-Extradition Bill an Issue for the G20 Summit! Crowdfunding Campaign for a Front-Page Open Letter Advertisement on the Financial Tim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Newspapers
更新︰大家好熱心,paypal見到突然咁多交易以為有人洗黑錢,而家搞緊,暫時收唔到捐款住,用左邊嘅stripe,照用到卡] 果唔事成,籌咗嘅錢捐俾 反送中受傷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 Anti-Extradition Protest Trust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EPTrust/ G20即將喺大阪開會,登報表達訴求 參考︰在凌晨4點的民主:太陽花學運登上《紐約時報》廣告 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2866 暫時列表+幾錢(持續更新)︰ 每個國家入面大約分先後,筆錢先喺每個國家第一份登咗先,夠資源再落,如此類推 [✔] = 已確認[?] = 籌備緊[✘] = 唔成事 全球. . . . .
22067 Donors
HK$5,484,799 raised
182% funded
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司法覆核《緊急法》及《禁蒙面法》24 Pro-democracy Legislators filing JR against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and Prohibition on Face Covering Regulation
眾籌宣言 眾籌抗惡法 – 推翻《禁止蒙面規例》 自6月起,香港人用汗、血、淚,最終迫使林鄭月娥撤回「送中條例」。可是,香港人堅持「五大訴求、缺一不可」,政府一日拒絕,抗爭一日不止。可恥的是,逃避責任的林鄭政府竟於10月4日引用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制訂《禁止蒙面規例》,以為阻止市民「蒙面」,就能阻礙市民抗爭的心,可以平息她闖下的禍。 林鄭月娥「撤一條惡法、推兩條惡法」,跳過立法程序,無視立法會審議法例的憲制權利與責任,強奪市民人身自由與保護自身安全的權利,實在不能接受,更不可成為先例。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這個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,日後特區政府將無法無天,任意妄為地繞過立法會,獨斷獨行推出各種剝削人權自由的惡法。 我們24名民主派議員,在10月5日向法庭入稟司法覆核,竭力阻止《禁止蒙面規例》繼續生效。我們期望法庭裁定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違憲,令政府撤回惡法,並阻擋日後有可能以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訂下各項惡法的可能。預料此案會上訴至終審法院,所費不菲;一旦敗訴,更有可能須要支付政府一方高昂的律師費。預料整個訴訟雙方開支將高達500萬元。對抗惡法,非單靠我們24人可以成事,實在需要市民同行支持。 聚沙成塔、滴水穿石,我們發起眾籌計劃,與香港人同心合力阻擋惡法。 眾籌目的: 結合市民力量,眾籌是次司法覆核的訴訟費用,希望法庭裁定林鄭月娥引用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訂立《禁止蒙面規例》違憲。 眾籌金額﹕ 我們預計雙方在整個訴訟的開支將高達500萬元。我們24名民主派議員會先集資150萬元,以示承擔。餘下的款項,將透過眾籌平台向所有香港人募捐。我們的眾籌目標為385萬港元(包括350萬元和眾籌平台收取約10%即約35萬元手續費)。 資金運用及監察: 眾籌所得的款項將用於支持民主派議員在高等法院原訟庭、高等法院上訴庭以及終審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開支。開支包括聘請法律界專業人士提供意見(包括本地及海外)及代表出庭;以及一旦敗訴而法庭裁定民主派議員須支付政府一方的訴訟費用。 我們已經邀得第三方大律師及會計師擔任款項信託人,包括繆亮先生(會計界選委、大律師)、韋志堅博士(會計界選委、會計師)及鄭皓朗先生(會計界選委、會計師)。信託人將定期向公眾匯報眾籌情況、工作進度及財務狀況;並每兩個月發布經會計師審核的賬目,直至整個司法覆核案件完結為止。我們將以公開、透明的原則,向公眾交代收入及支出,確保眾籌款項符合眾籌的目的。 在完全支付司法覆核的律師費用後,若有餘款,將均分捐予「612人道支援基金」及「守護公義基金」。 *感謝公民黨借出Stripe及PayPal戶口收取款項,所有眾籌所得款項將轉往並存放在律師樓戶口之中。 Crowdfunding Statement The. . . . .
6606 Donors
HK$3,860,419 raised
100% funded
香港記者協會保護記者基金 /The Journalist Protection Fund
親愛的香港人︰ 在新聞自由被無限延伸的紅綫蠶食之時, 多謝你,繼續支持我們的報導, 多謝你,在路上向我們說聲加油, 今天,我們想請大家攜手保護新聞工作者的安全。 過去幾年,我們在工作期間遇上襲擊的個案急速上升,嚴重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;例如於一六年旺角衝突期間,一名《明報》記者在工作時被多名警員襲擊,至今仍未能討回公道。而近日多名新聞工作者在採訪一連串因修訂《逃犯條例》而引起的社會事件時,亦受到來自警察及集會人士在內,不同形式的暴力對待及傷害:例如有記者在表明身份後,仍然被警員以粗口侮辱及追打;有集會人士阻礙或襲擊記者拍攝等等。而最嚴重的個案之一,包括一名攝影記者,被警棍打傷食指,需要停工多個月。 更不幸的是,對部份受傷害的新聞工作者而言,公義竟然只能自行通過法律手段爭取,漫長的司法程序不但令受害人耗費心力及時間,更需要負擔龐大的法律費用。 如果記者受到暴力傷害的情況持續惡化,免於恐懼的自由將蕩然無存,同時當公義亦未能得到彰顯,我們在前綫工作時,無可避免會增加一層疑慮,勢令新聞自由雪上加霜,嚴重影響社會大眾的知情權。 有見及此,香港記者協會決定成立「保護記者基金」,希望可透過來自各位香港市民的捐款,資助新聞工作者對任何於其工作時施行暴力的人士,採取法律行動。我們絕對不希望任何新聞工作者再受到暴力對待,但來自香港人的支持,將是我們的強大後盾,令我們可以繼續於最前綫,為市民帶來第一手資訊,捍衛我們得來不易的新聞自由。 Dear Hongkongers, As you may already know, reports of attacks on. . . . .
9992 Donors
HK$3,280,317 raised
109% funded
二百萬人一人一毫!製作「香港民主女神」Support The Fight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– The “Lady Liberty Hong Kong” Project
二百萬人一人一毫!製作「香港民主女神像」 Your Support Needed for The Fight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– Production of The “Lady Liberty Hong Kong”. . . . .
1403 Donors
HK$203,933 raised
101% funded
有關中國國歌作詞人田漢之死的舞台劇《最危險的時候》-讀劇及演出眾籌
一齣有關中國國歌填詞人田漢之死的舞台劇《最危險的時候》- 讀劇及演出眾籌 田漢,是誰? 田漢,中國話劇的奠基人,中國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作詞人。中國話劇從西方戲劇移植過來,田漢於1921年翻譯王爾德的《莎樂美》便開中國話劇直接翻譯歐美劇本之先;他也是第一個創立民辦藝術學院的人,他領導的南國社將話劇推廣到全國,令話劇這門泊來的藝術迅速在中國本土紮根。終其一生,他創作了不少堪為經典的話劇及戲曲劇本,豐富厚實了中國話劇的內涵。可惜田漢在文化大革命期間,慘遭冤死,名字也被換掉,連骨灰也未有留下,現存田漢的骨灰盒裡只放着:一枝筆、一頂帽子、兩方印章、一頁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樂譜和一本《關漢卿》劇本。 田漢身處近代中國風雲變幻的年代,以飽滿的激情高舉戲劇的旗幟,希望為中國尋找一條出路,卻於1935被捕,並被關押在南京憲兵司令部看守所,成為政治犯。保釋期間,被監視的他仍積極參與戲劇活動,後來捱過了1956至57年的「反右」運動;1963年毛澤東發出批示,說「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門中,至今收效甚微。許多部門至今還是『死人』統治著。……至於戲劇等部門,問題就更大了。」身為全國劇協主席的田漢,受到的壓力很大,但他也捱過了。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間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 〈田漢的《謝瑤環》是一棵大毒草〉 等批鬥文章,他終於成為「叛徒」,劃為「文藝黑線」的代表人物。田漢被囚禁在秦城監獄,身心受盡摧殘,兩年後過身。逝世的時候,名單上更用上虛假名字。1970年中共大規模批鬥「四條漢子」,田漢就是其中一人。1975年,田漢更被永久開除黨籍,國內並不能夠演奏田漢填詞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,只能夠唱用新歌詞的《繼續革命的戰歌》。直到1979年,中央專案組對田漢的結論才被推翻。 田漢,曾經為中國作出如此重要貢獻,筆下的歌詞曾經鼓舞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掙脫籠牢,奔向自由,他的作品今天卻鮮有機會搬演,連名字也幾乎被遺忘,為甚麼? 舞台重塑歷史,思索眼前 本地專業劇團「一條褲製作」曾於2013年邀請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先生,以田漢的遭遇創作舞台劇《最危險的時候》,獲劇評人一致好評: 「借一個歷史人物,寄託作者由此引發的感受:在一個動盪的大時代中,面對言論受打壓,是非顛倒,文藝工作者該如何本著良心與自省,運用珍貴與有限的創作自由,寫出自己的真實感受。」小西《文匯報》2013 「總結田漢復興中國劇壇文化精華的成就,也同時表現近代黑暗中國的關鍵歷史。」張錦滿《信報》2013 「此劇在大陸恐怕不可演,香港能演,已經甚有意義……」莫昭如 《香港藝術發展局評核報告》2013 劇團並不是要為田漢翻案,因為中共政府在四人幫倒台後已經還他名聲,何況公道自在人心,假如在天有靈,他對於個人榮辱,根本不屑一顧。我們要重新翻開這段被刻意淡化的黑歷史,藉此叩問:一位戲劇家在一個紛亂的時代應如何自處?應如何回應時代,發揮戲劇的作用? 香港近年形勢急轉直下,這個問題迫在眉睫,趁香港仍有方寸自由,此劇還可(?)上演,我們希望自省,也誠邀香港人一起探問。 還歌詞以血肉,重探田漢精神 隨著「國歌法」實施,學生將被灌輸國歌,曾有議員提出應該同時讓學生認識作詞人,要真心誠意地唱一首歌,怎能對歌詞不理解?要理解歌詞背後的意思,又怎可能不了解作者?可惜,提議遭否決,一段真實歷史再被淹埋,激昂的歌詞淪為蒼白無力的緊箍咒。我們重演《最危險的時候》只希望還歌詞以血肉,重探田漢當年奮身前進的精神。 回首歷史,讓我們警剔眼前事,尋索未來路。 眾籌目標:$160,000,但$600,000可以令我們做得更多 目標1:讀劇
177 Donors
HK$127,647 raised
79% funded
香港被送中誓要成G20話題 眾籌《金融時報》及日德法英等各國報章頭版公開信 Hong Kong G20 Open Letter Initiative: Make the Anti-Extradition Bill an Issue for the G20 Summit! Crowdfunding Campaign for a Front-Page Open Letter Advertisement on the Financial Tim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Newspapers
更新︰大家好熱心,paypal見到突然咁多交易以為有人洗黑錢,而家搞緊,暫時收唔到捐款住,用左邊嘅stripe,照用到卡] 果唔事成,籌咗嘅錢捐俾 反送中受傷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 Anti-Extradition Protest Trust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EPTrust/ G20即將喺大阪開會,登報表達訴求 參考︰在凌晨4點的民主:太陽花學運登上《紐約時報》廣告 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article/2866 暫時列表+幾錢(持續更新)︰ 每個國家入面大約分先後,筆錢先喺每個國家第一份登咗先,夠資源再落,如此類推 [✔] = 已確認[?] = 籌備緊[✘] = 唔成事 全球. . . . .
22067 Donors
HK$5,484,799 raised
182% funded
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司法覆核《緊急法》及《禁蒙面法》24 Pro-democracy Legislators filing JR against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and Prohibition on Face Covering Regulation
眾籌宣言 眾籌抗惡法 – 推翻《禁止蒙面規例》 自6月起,香港人用汗、血、淚,最終迫使林鄭月娥撤回「送中條例」。可是,香港人堅持「五大訴求、缺一不可」,政府一日拒絕,抗爭一日不止。可恥的是,逃避責任的林鄭政府竟於10月4日引用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制訂《禁止蒙面規例》,以為阻止市民「蒙面」,就能阻礙市民抗爭的心,可以平息她闖下的禍。 林鄭月娥「撤一條惡法、推兩條惡法」,跳過立法程序,無視立法會審議法例的憲制權利與責任,強奪市民人身自由與保護自身安全的權利,實在不能接受,更不可成為先例。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這個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,日後特區政府將無法無天,任意妄為地繞過立法會,獨斷獨行推出各種剝削人權自由的惡法。 我們24名民主派議員,在10月5日向法庭入稟司法覆核,竭力阻止《禁止蒙面規例》繼續生效。我們期望法庭裁定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違憲,令政府撤回惡法,並阻擋日後有可能以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訂下各項惡法的可能。預料此案會上訴至終審法院,所費不菲;一旦敗訴,更有可能須要支付政府一方高昂的律師費。預料整個訴訟雙方開支將高達500萬元。對抗惡法,非單靠我們24人可以成事,實在需要市民同行支持。 聚沙成塔、滴水穿石,我們發起眾籌計劃,與香港人同心合力阻擋惡法。 眾籌目的: 結合市民力量,眾籌是次司法覆核的訴訟費用,希望法庭裁定林鄭月娥引用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訂立《禁止蒙面規例》違憲。 眾籌金額﹕ 我們預計雙方在整個訴訟的開支將高達500萬元。我們24名民主派議員會先集資150萬元,以示承擔。餘下的款項,將透過眾籌平台向所有香港人募捐。我們的眾籌目標為385萬港元(包括350萬元和眾籌平台收取約10%即約35萬元手續費)。 資金運用及監察: 眾籌所得的款項將用於支持民主派議員在高等法院原訟庭、高等法院上訴庭以及終審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開支。開支包括聘請法律界專業人士提供意見(包括本地及海外)及代表出庭;以及一旦敗訴而法庭裁定民主派議員須支付政府一方的訴訟費用。 我們已經邀得第三方大律師及會計師擔任款項信託人,包括繆亮先生(會計界選委、大律師)、韋志堅博士(會計界選委、會計師)及鄭皓朗先生(會計界選委、會計師)。信託人將定期向公眾匯報眾籌情況、工作進度及財務狀況;並每兩個月發布經會計師審核的賬目,直至整個司法覆核案件完結為止。我們將以公開、透明的原則,向公眾交代收入及支出,確保眾籌款項符合眾籌的目的。 在完全支付司法覆核的律師費用後,若有餘款,將均分捐予「612人道支援基金」及「守護公義基金」。 *感謝公民黨借出Stripe及PayPal戶口收取款項,所有眾籌所得款項將轉往並存放在律師樓戶口之中。 Crowdfunding Statement The. . . . .
6606 Donors
HK$3,860,419 raised
100% funded
香港眾志國際眾籌計劃 Demosisto International Campaign Crowdfunding Project
Profound changes swept across the city throughout the anti-extradition movement. Various efforts made by Hongkongers in the past four months. . . . .
6374 Donors
HK$3,337,466 raised
111% funded
香港記者協會保護記者基金 /The Journalist Protection Fund
親愛的香港人︰ 在新聞自由被無限延伸的紅綫蠶食之時, 多謝你,繼續支持我們的報導, 多謝你,在路上向我們說聲加油, 今天,我們想請大家攜手保護新聞工作者的安全。 過去幾年,我們在工作期間遇上襲擊的個案急速上升,嚴重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;例如於一六年旺角衝突期間,一名《明報》記者在工作時被多名警員襲擊,至今仍未能討回公道。而近日多名新聞工作者在採訪一連串因修訂《逃犯條例》而引起的社會事件時,亦受到來自警察及集會人士在內,不同形式的暴力對待及傷害:例如有記者在表明身份後,仍然被警員以粗口侮辱及追打;有集會人士阻礙或襲擊記者拍攝等等。而最嚴重的個案之一,包括一名攝影記者,被警棍打傷食指,需要停工多個月。 更不幸的是,對部份受傷害的新聞工作者而言,公義竟然只能自行通過法律手段爭取,漫長的司法程序不但令受害人耗費心力及時間,更需要負擔龐大的法律費用。 如果記者受到暴力傷害的情況持續惡化,免於恐懼的自由將蕩然無存,同時當公義亦未能得到彰顯,我們在前綫工作時,無可避免會增加一層疑慮,勢令新聞自由雪上加霜,嚴重影響社會大眾的知情權。 有見及此,香港記者協會決定成立「保護記者基金」,希望可透過來自各位香港市民的捐款,資助新聞工作者對任何於其工作時施行暴力的人士,採取法律行動。我們絕對不希望任何新聞工作者再受到暴力對待,但來自香港人的支持,將是我們的強大後盾,令我們可以繼續於最前綫,為市民帶來第一手資訊,捍衛我們得來不易的新聞自由。 Dear Hongkongers, As you may already know, reports of attacks on. . . . .
9992 Donors
HK$3,280,317 raised
109% funded
二百萬人一人一毫!製作「香港民主女神」Support The Fight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– The “Lady Liberty Hong Kong” Project
二百萬人一人一毫!製作「香港民主女神像」 Your Support Needed for The Fight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– Production of The “Lady Liberty Hong Kong”. . . . .
1403 Donors
HK$203,933 raised
101% funded
有關中國國歌作詞人田漢之死的舞台劇《最危險的時候》-讀劇及演出眾籌
一齣有關中國國歌填詞人田漢之死的舞台劇《最危險的時候》- 讀劇及演出眾籌 田漢,是誰? 田漢,中國話劇的奠基人,中國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作詞人。中國話劇從西方戲劇移植過來,田漢於1921年翻譯王爾德的《莎樂美》便開中國話劇直接翻譯歐美劇本之先;他也是第一個創立民辦藝術學院的人,他領導的南國社將話劇推廣到全國,令話劇這門泊來的藝術迅速在中國本土紮根。終其一生,他創作了不少堪為經典的話劇及戲曲劇本,豐富厚實了中國話劇的內涵。可惜田漢在文化大革命期間,慘遭冤死,名字也被換掉,連骨灰也未有留下,現存田漢的骨灰盒裡只放着:一枝筆、一頂帽子、兩方印章、一頁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樂譜和一本《關漢卿》劇本。 田漢身處近代中國風雲變幻的年代,以飽滿的激情高舉戲劇的旗幟,希望為中國尋找一條出路,卻於1935被捕,並被關押在南京憲兵司令部看守所,成為政治犯。保釋期間,被監視的他仍積極參與戲劇活動,後來捱過了1956至57年的「反右」運動;1963年毛澤東發出批示,說「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門中,至今收效甚微。許多部門至今還是『死人』統治著。……至於戲劇等部門,問題就更大了。」身為全國劇協主席的田漢,受到的壓力很大,但他也捱過了。到了文化大革命期間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 〈田漢的《謝瑤環》是一棵大毒草〉 等批鬥文章,他終於成為「叛徒」,劃為「文藝黑線」的代表人物。田漢被囚禁在秦城監獄,身心受盡摧殘,兩年後過身。逝世的時候,名單上更用上虛假名字。1970年中共大規模批鬥「四條漢子」,田漢就是其中一人。1975年,田漢更被永久開除黨籍,國內並不能夠演奏田漢填詞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,只能夠唱用新歌詞的《繼續革命的戰歌》。直到1979年,中央專案組對田漢的結論才被推翻。 田漢,曾經為中國作出如此重要貢獻,筆下的歌詞曾經鼓舞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掙脫籠牢,奔向自由,他的作品今天卻鮮有機會搬演,連名字也幾乎被遺忘,為甚麼? 舞台重塑歷史,思索眼前 本地專業劇團「一條褲製作」曾於2013年邀請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先生,以田漢的遭遇創作舞台劇《最危險的時候》,獲劇評人一致好評: 「借一個歷史人物,寄託作者由此引發的感受:在一個動盪的大時代中,面對言論受打壓,是非顛倒,文藝工作者該如何本著良心與自省,運用珍貴與有限的創作自由,寫出自己的真實感受。」小西《文匯報》2013 「總結田漢復興中國劇壇文化精華的成就,也同時表現近代黑暗中國的關鍵歷史。」張錦滿《信報》2013 「此劇在大陸恐怕不可演,香港能演,已經甚有意義……」莫昭如 《香港藝術發展局評核報告》2013 劇團並不是要為田漢翻案,因為中共政府在四人幫倒台後已經還他名聲,何況公道自在人心,假如在天有靈,他對於個人榮辱,根本不屑一顧。我們要重新翻開這段被刻意淡化的黑歷史,藉此叩問:一位戲劇家在一個紛亂的時代應如何自處?應如何回應時代,發揮戲劇的作用? 香港近年形勢急轉直下,這個問題迫在眉睫,趁香港仍有方寸自由,此劇還可(?)上演,我們希望自省,也誠邀香港人一起探問。 還歌詞以血肉,重探田漢精神 隨著「國歌法」實施,學生將被灌輸國歌,曾有議員提出應該同時讓學生認識作詞人,要真心誠意地唱一首歌,怎能對歌詞不理解?要理解歌詞背後的意思,又怎可能不了解作者?可惜,提議遭否決,一段真實歷史再被淹埋,激昂的歌詞淪為蒼白無力的緊箍咒。我們重演《最危險的時候》只希望還歌詞以血肉,重探田漢當年奮身前進的精神。 回首歷史,讓我們警剔眼前事,尋索未來路。 眾籌目標:$160,000,但$600,000可以令我們做得更多 目標1:讀劇
177 Donors
HK$127,647 raised
79% funded
「香隧即時睇」改進計劃及 iOS 版本開發
為方便南區街坊,本專頁設有「香隧即時睇」Android 程式及網站,針對本區需要提供實時路況資訊。 網頁版:https://hkabdtunnel.github.io/hkabdtunnel/Android版:https://play.google.com/store/apps/details?id=com.... 因應本專頁未來發展,以及方便 iOS 用家,本專頁設立是次眾籌,以供開發「香隧即時睇」iOS 版本以及最少三年之程式維護。是次眾籌金額為約 $15,000,可供本專頁購入一部蘋果電腦以及支付最少三年蘋果開發年費。 本專頁亦有意藉是次 iOS 版本開發,為「香隧即時睇」作出改進。街坊們如有任何意見或新功能提議,歡迎提出。 若是次眾籌額多於 $15,000,多出金額將用作支持本專頁以及「環島一家」於地區交通議題的工作。感謝街坊支持。
33 Donors
HK$9,250 raised
61% funded